冷门生意网欢迎你的访问!

冷门生意网

冷门生意网 > 冷门生意经验 >

孩子的问题是家人的“共谋”?家庭治疗大师笔

来源: 冷门生意网 时间:2020-06-19 09:07

美国心理学家奥古斯·纳皮尔是家庭治疗领域的专家,他曾接待过一组因“偷窃”导致家庭再度破裂的来访者。

这个家庭属于典型的“重组家庭”,妈妈带着两个青春期的儿子再嫁,但两个儿子很不省心,先是偷推土机被抓个现行,给妈妈和继父惹了一堆麻烦。但兄弟俩并没有就此收手,之后屡次再犯,继父和妈妈因此频频争吵,最后又闹到以离婚收场。

纳皮尔在咨询过程中发现,原来,兄弟俩的亲生父亲也有过盗窃的“前科”,而每次俩儿子犯错,妈妈都会给前夫打电话抱怨。

从家庭治疗的理论分析,两个儿子的“盗窃”很可能是有意为之,他们希望父母复合,但又没有更好的方式,于是就重复父亲的糟糕行为激怒妈妈,妈妈打电话的举动让他们的计谋“得逞”,于是就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

换句话说,两个儿子的偷窃问题只是个表象,更深层次的问题隐藏在家庭内部,父母之间的矛盾、父子、母子关系、甚至是父母的原生家庭等,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。要想实现真正的改变,需要从整个家庭入手,而不是简单的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。

01 《热锅上的家庭》:畅销40年的“家庭问题急救手册”

将家庭关系视为一个治疗整体,而不是传统的一对一咨询,这是“家庭治疗”的一大特色。

奥古斯都·纳皮尔和他的老师卡尔·惠特克都是资深的家庭治疗师,他们在长期的临床实践过程中,对原生家庭的心理真相有十分深入的剖析。

他们合著的《热锅上的家庭》一书出版于上世纪80年代,但直到今天仍然被奉为经典之作,仅在美国的累积销量就超过100万册,有无数家庭从中受益。

作为一本心理学专著,《热锅上的家庭》兼具可读性与专业度。书中以卡罗琳和大卫一家接受家庭治疗的全过程为主体,像一部精彩的电视剧般,展现出咨访过程中的“角力”,两位治疗师细致入微的观察,治疗室内微妙情绪的涌动,都被一一捕捉在内。

在分享案例的同时,《热锅上的家庭》还详细地介绍了家庭治疗的相关理论、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异同点、治疗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内容,无论是家庭治疗师、心理学爱好者,还是为家庭矛盾所困的普通人,相信都可以从阅读中有所收获。

从案例本身来看,卡罗琳和大卫夫妇所面临的家庭困境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他们来自标准的美国中产家庭,妻子是全职家庭主妇,丈夫是收入丰厚的律师。一家人最初接受家庭治疗的原因,是16岁的女儿克劳迪娅十分叛逆,和父母的关系紧张,一言不合就吵架,有时还表现出强烈的自杀倾向。

前任治疗师在进行一系列的诊断之后,认为克劳迪娅有部分精神分裂的症状,但一段时间的治疗下来,克劳迪娅的症状没有得到任何缓解,后来就转介到了卡尔和纳皮尔这边。

卡尔和纳皮尔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治疗思路,他们要求克劳迪娅全家人来到治疗室,试图解开克劳迪娅“问题”背后的秘密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治疗的“对象”在不断改变,从克劳迪娅、卡罗琳与大卫夫妇到儿子丹,到了后期,大卫的父母也走进了治疗室。

随着治疗进程的不断深入,这个原本在“热锅”上饱受煎熬的家庭,得以回归正常的秩序,家庭内部的关系模式被重构,每个人都找到了新的、更合适的位置,家庭关系与自我成长都达到了更好的状态。

虽然卡罗琳和大卫夫妇的案例发生在几十年前,而且是在遥远的美国,但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,仍然有很强的借鉴意义。他们夫妻间的吵架模式、与上一辈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、与青春期子女的相处等,在现实中并不少见。

02 家庭问题的真相之一:孩子被当作“替罪羊”

和开头所提到的“偷窃”案例相似,从表面上看,克劳迪娅的叛逆和自杀倾向是家庭问题的根源,实际上,真正的问题卡罗琳与大卫之间的婚姻关系出了状况。

换句话说,克劳迪娅被当作了“替罪羊”,克劳迪娅的“问题”,在一定程度上是全家人的“共谋”。有问题的不只是孩子,是整个家庭,特别是父母的婚姻关系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进行分析。

首先,家庭中的“三角关系”,将克劳迪娅推向矛盾的中心。

卡罗琳和大卫的感情已经亮起了红灯,妻子埋怨丈夫沉迷于工作,而丈夫认为妻子只顾孩子,不关心自己。每当夫妻之间产生矛盾,大卫会去找女儿卡罗琳诉苦,卡罗琳则去找儿子丹寻求情感支持。一来二往,卡罗琳会认为丈夫偏向女儿那边,愤怒情绪不可遏制地朝向了女儿克劳迪娅,母女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。

如果依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,类似的“三角关系”会被和性这一生理冲动挂钩。但在卡尔和纳皮尔看来,这是夫妻双方的恐惧心理作祟,他们害怕婚姻中真正的问题被暴露出来,潜意识里将女儿推向前台,成为矛盾的中心。

其次,克劳迪娅虽然是“受害者”,但也得到了潜在的好处。

克劳迪娅被夹在父母中间,她的“问题”让父母不得不联起手来,去寻求外界支持,让父母的矛盾暂时得以弥合。与此同时,克劳迪娅并非全然的受害者,在这样的过程中,她被视为一个成年人,是可以和父母平起平坐的人,从而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。

再者,婚姻中存在的问题,往往是原生家庭关系样式的重演。

在大卫与卡罗琳的婚姻问题里,双方父母也不时被提及,来自原生家庭的影响从未真正消散。

卡罗琳的母亲经常贬低、斥责她,但她从不敢与她正面争执。在和女儿克劳迪娅的冲突过程中,卡罗琳有时就像变回了曾经那个小女孩,叛逆的女儿则像是曾经的母亲一样,她把对母亲的怒火部分转移到了女儿身上。

大卫的父亲性格强势,很少给予大卫肯定,在大卫与儿子丹的相处过程中,关系同样显得有些生疏和冷漠,父子间的亲密接触匮乏。

03 家庭治疗:重整家庭内部秩序的一场“战争”

在接受家庭治疗的过程中,随着大卫和卡罗琳夫妻关系中的“问题”浮出水面,克劳迪娅的问题逐渐得到解决,但随之而来的是儿子丹又扮演起“替罪羊”的角色。而丈夫大卫选择外地的工作机会,似乎有逃避解决问题的倾向,整个治疗过程经历过多次反复。

其实,家庭治疗就像是一场“战争”,对于身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是不小的考验。优秀的家庭治疗师,可以给出很好的建议,让家庭关系变得更加和谐,卡尔和纳皮尔给出了很好的示范。

第一,家庭治疗师要当冷静的旁观者,从各种微小的细节中,寻找家庭关系的真相。

治疗室内,家人如何选择自己的座位就是一个有用的信号。在大卫与卡罗琳的案例中,第一次走进治疗室时,女儿克劳迪娅挨着父亲坐,小女儿则跟母亲坐在一起,后来克劳迪娅跟母亲关系缓和母女两个人就选择坐在了一起。

第二,治疗师作为规则制定者,给身处矛盾旋涡中的家庭成员以建议和指引。

家人一起来到治疗室,经常会不自觉地重演家庭冲突的固定模式,这时,家庭治疗师就要明确治疗室内的规则,比如要求某一方暂时保持沉默,或者将话题引向新的方向等。

而在每一次治疗结束之后,治疗师也会提供各种建议,如调整语言模式,从“你总是”改成“我觉得”,让争吵变得更加有意义;把冲突对象从一个人分配到其他所有家庭成员身上等等。

第三,在家庭角色之外,家庭治疗师更应关注到每一个成员作为“人”的存在。

卡尔和纳皮尔在为大卫一家治疗的过程中发现,家庭中的冲突常常是由于过度强调自己的家庭角色,而忽略了作为一个“人”的诉求。大卫经常以“理性”自居,压抑了自己的情感诉求,他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同,厌恶事事受到父亲操控,却没有直接表达不满的勇气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也常常遇到类似的处境。有的父母对子女催婚,反复强调“你到了这个年纪,就必须结婚”,子女的抗议会被用父子(母女)的家庭关系压制,这样的做法无疑会催生更多的悲剧。

“不快乐的人来自充满压力的家庭,而那个家庭里又充满着其他不快乐的人。”

和存在主义、精神分析等心理学流派不同,家庭治疗对个人背后的关系模式投入了更多的关注,毕竟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关系之中,无从逃避。因此,从整体的角度改善家庭关系,有时会比只要求个人做出改变,所起到的效果要好得多。#热锅上的家庭#

  • 冷门生意
热门资讯